欢迎访问新濠直营网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电视剧《家常菜》1-38全集剧情分集介绍

  【IT168 资讯】《家常菜》反映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群人的平凡生活。该剧用对小人物生活细节的刻画,以及柴米油盐的百姓活为主调,用温情又充满波折的故事剧情吸引观众视线张)切和共鸣。左小青在片中出演女主角文惠,出身贫寒自力更生……

  八十年代初某城市。在国营二食堂工作的大龄青年刘洪昌爱上了因家境贫寒而放弃了上大学机会的文惠。虽然遭到了刘洪昌的母亲和哥哥百般阻拦,但刘洪昌仍然和文惠结婚了。而文惠的弟弟文涛和妹妹文远对这个姐夫也充满敌意。文惠第二次怀孕之后,家里突生灾变。十七岁的文远因为和刘洪昌赌气离家,被其街面上的小混混大黄猫糟蹋了。为了给姐姐复仇,十六岁的文涛刺杀了大黄猫。文惠受到这个强烈的刺激出血死在了医院。一系列的家庭变故使刘洪昌只能将悲痛深深地压抑在心底,扛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多年过去,文达考上了大学;而于秋花却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丧生。为了兑现自己在于秋花生命最后时刻的许诺,刘洪昌守着一间小屋,默默地等待亲人们的归来……

  主演:黄志忠 、左小青、童瑶、宋春丽、岳红、何琳、梁丹妮 、冯雷 、何 音 、鲍大志 、于 恒

  刚刚考上大学的文惠在许娜的陪同下打算在二食堂请同学们吃饭,但是家境贫寒,囊中羞涩。好心的厨师刘洪昌答应只收20元钱。谁知请客当天,来了几十个同学,无奈之下,文惠将自己的钢笔抵押给刘洪昌,应酬了这顿招待。文惠为了还钱,开始在服装厂打工,此举给刘洪昌留下的深刻的映象。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文惠的母亲于秋花突患眼疾,可能会因失明。为了不耽误文惠上学,于秋花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杨麦香在人介绍下与洪昌见面,洪昌却对杨麦香没有感觉,顽皮地趁杨看电影睡着之机,给杨麦香的脸上画了胡子,还玩笑着亲了杨麦香,刘洪的举动不仅没有让杨麦香放弃对刘洪昌的追求,反而激起了杨麦香的好感。文惠在还钱的时候看见二食堂内部发售羊骨头,文惠想买,但是被拒绝了。得知消息的刘洪昌把自己的羊骨头送给了文惠并且亲自给文惠做了骨头汤。文惠上学买火车票困难,刘洪昌晚上熬夜排队给文惠买到了一张卧铺。临行前文惠偶然发现了母亲把弟弟送人的协议,方知母亲将弟弟送给了谢科长,一项温顺的文惠对母亲大发雷霆。

  文惠求李建斌与他一起将弟弟救回来,但是李建斌的母亲从中作梗,没有成行。无奈之下,文惠求救于刘洪昌。两人连夜赶到矿上,经过一番与矿工的激战,在厚墩子的帮助下,洪昌顺利救回了文惠的弟弟文达。谢科长带着矿工来到二食堂,用假雷管要挟要回孩子,刘洪昌无畏应战,震住了谢科长等人,两人还成了朋友。谢科长不小心说出了文惠母亲失明的事情。文惠听后恸哭,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李建斌知后极力反对,而刘洪昌却非常理解文惠的想法。

  服装厂的领导为了杜绝后门,将招工的审查工作挪到了农村。洪昌在麦香的帮助下,找到了领导,把文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了领导看,总算打动了领导,顺利通过,文惠成为了一名纺织厂的女工。文惠母亲知道后大发雷霆,但是,文惠动情地说服了母亲。李建斌的母亲知道文惠不上大学后,否定了文惠和李建斌的关系。文惠在洪昌的陪同下,来到了郊区,找到了复习功课的李建斌,明确了断了跟他的关系。刘洪昌的真情渐渐地打动了文惠。

  文惠与刘洪的关系遭到了弟弟、妹妹的强烈反对。文惠发了工资后,请刘洪昌来家吃饭,弟弟文涛恶作剧地踢翻了凳子,以此表示不欢迎刘洪昌的到来。二庆妈知道洪昌来文惠家是相亲后,赶紧拿着毛线来让文惠给儿子大庆织毛衣,借此给文惠提亲,遭文惠拒绝。洪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开诚布公地向文惠表明了心迹,文惠让洪昌来家见母亲。与此同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洪昌母亲王翠兰,将麦香的父母请到家中开始相亲,但是洪昌饭桌上装傻充愣,并明确表示自己有对象叫文惠,惹恼了杨麦香父母和哥哥运昌,麦香父母拂袖而去。

  刘家人得知文惠的家境后,坚决反对刘洪昌与之来往,特别是哥哥运昌、嫂子吴晓英因为担心将来洪昌可能会打自己房子的主意而坚决反对文惠的到来,于是饭桌上就吵起来了,刘母王兰赌气答应让文惠来家。文惠第一次进门心中忐忑不安,而刘家家规新媳妇进门要为全家做饭。在嫂子吴晓英的作梗之下,饺子未吃成,文惠却做了一锅面糊糊。哥哥运昌恶语相加,而刘母也不满意文惠,说她是墙上的纸人。文惠含泪离开了刘家。

  在洪昌的再三请求下,文惠再次来到洪昌家。原本坚决反对姐姐与刘洪昌来往的妹妹文远知道姐姐还去刘家,更加生气,于是在文惠一家吃饭时,拿了石灰突然闯入撒了一桌。一气之下,王翠兰将洪昌赶出家门。洪昌在文惠家的院子里搭起了一间小房。在文远的教唆下弟弟文达文涛砸碎了洪昌房子的玻璃,洪昌知道后,并没有发火。为了叫回儿子,王翠兰借口洪昌偷了家里的包裹,让警察把洪昌带回来,但是洪昌还是走了,并与文惠顺利领了结婚证。洪昌将小房子布置的很漂亮,并且买了一个很漂亮的床单。

  洪昌回家发现床单不见了,但是却发现变成了文远身上的衣服。洪昌提醒文惠不能那么娇惯弟妹。洪昌终于跟文惠结婚了,正值婚礼高潮之际,运昌闯入,拿出了自己和母亲给的份子1000元,表示了自己与洪昌断绝兄弟关系,并挖苦洪昌把自己稼到了何家。新婚之夜,年轻的文惠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肯于洪昌同房洪昌大度地将文惠送回母亲的房间。母亲于秋花批评文惠不懂事,让文惠回房,而洪昌告诉于秋花是自己让文惠回母亲那儿的,自己却碾转反侧无法入睡。第二天洪昌在班上睡着了,引来了同事们善意的笑声。

  家常菜分集剧情介绍:第二天晚上,洪昌给文惠洗脚,文惠拒绝了,洪昌还是无奈且大度地将文惠送回了母亲身边。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洪昌接了私活外出做碗子,文惠正好去了高俊玲的家里,俊玲拿自己和厚墩子的婚姻教导文惠,文惠心动,跑回家做饭。弟弟妹妹文远 文涛 文达嚷着要吃饭,母亲却要等洪昌回来一起吃,一气之下,文远文涛到厨房里让二庆妈给做得疙瘩汤,洪昌给文惠买了一双新皮鞋,文惠高兴的不得了。文远见到后,偷偷地穿着新皮鞋去上学了。洪昌发现后,赶去学校当众脱下了文远的鞋子。从此更加记恨姐夫刘洪昌。文涛恶作剧地把文惠介绍给仪仗队的教官,不明真情的文惠答应去看电影。

  洪昌赶到电影院把正在看电影的文惠喊回家。第二天,洪昌找到文涛学校的老师许彬,让他把文涛开除出了仪仗队。文涛记恨在心,回家用烧红的炉盖烫伤了洪昌的屁股,洪昌痛苦万分。翌日,混子小黄猫把文达的小狗给弄死了,并且跟文涛打架。洪昌得到消息赶来把小黄猫打了,回家后,文涛和洪昌冰释前嫌。杨麦香告诉洪昌,他哥哥运昌被大黄猫打了,洪昌知道这是报复,于是扣留了小黄猫,果然大黄猫来到洪昌家要算账。但被刘洪昌的气势吓倒,自知理亏的大黄猫自己拍了自己一板砖了结了此事。事后洪昌和运昌喝酒,运昌感慨自己没儿子,洪昌说自己的孩子就是运昌的孩子,求子心切的运昌喜出望外。

  洪昌告诉文惠的妈妈于秋花,说自己的母亲请她过去吃饭,于欣然同意。周日,两家齐聚洪昌母亲家,其乐融融。运昌却悄悄地告诉正在做饭的文惠,说必须马上和洪昌生孩子,并且第一个孩子要过继给运昌,运昌生硬的态度惹怒了文惠,一气之下,带着妈妈回家了。转眼间半年过去了,一天许娜告诉文惠,李建斌要见她,文惠如约前去。原来李建斌误会刘洪昌欺骗了文惠,情急之下拥抱了文惠,文惠回家告诉了洪昌。洪昌看到厚墩子给高俊玲洗头,很是羡慕,于是回家也想帮文惠洗头,结果文惠不许,洪昌只好在外边偷她。文远为了报复洪昌,纠集邻居说是抓流氓把洪昌打了引第三十一集运昌没有在这批下岗分流的人里,很是感激洪昌。文达被李建萍的哥哥叫去了。原来文达给李建萍的纸条上边写的是几道数学题。文达当着建萍哥哥的面,很快做出来了这几道题,通过了考验。洪昌为了给文达买新的自行车,同六子一起上街卖鞋油,为了招揽生意,洪昌在脸上摸了一脸鞋油,正好文达路过,洪昌打招呼,触动了文达脆弱的自尊心。洪昌给文达买了自行车,却发现自己下岗了,无奈中,洪昌求助于已经在大酒楼当经理的原先的二食堂的同事苏猴。经过一番考验,顺利开始在酒楼上班了。高俊玲兴奋地告知于秋花,厚墩子在广交会上碰上文远了,过几天就带她回来。洪昌没有在火车站接到文远,文远和厚墩子飞回的宁州,并且住上了高级的酒店。

  文惠埋怨洪昌不应该偷看她洗头,洪昌满腹委曲终于发火了,要跟文惠离婚。洪昌在自己妈妈家门口犹豫不定,在门外呆了一夜。王翠兰次日看到儿子,心如刀割,到于秋花家里大闹了一顿。文惠在母亲的开导下,让文涛给洪昌送来了道歉信,结果洪昌没看就扔了,恰巧杨麦香来找洪昌,准备一起过年。文涛回家将这个情况告诉了文惠,于秋花决定带着文远去找刘洪昌赔不是,并且送来了一张电影票,希望洪昌能够和文惠一起去看场电影,化解矛盾。王翠兰不同意洪昌去,但是杨麦香却很大度的劝洪昌去。于是洪昌决定去陪文惠看电影,原谅文惠。

  两人度过了幸福甜蜜的初夜,第二天,王翠兰带着运昌和吴晓英去于秋花家。走到门口,听到了于秋花对洪昌说得一番深明大义的话,于是,心头一热,两家和好。 文惠怀孕了,全家都很高兴。可是当前家境情况让文惠很为难,她作通了洪昌的工作,决定去打掉孩子。恰巧被到医院探望病人的运昌发现,及时阻拦。王翠兰执意要求她们把孩子生下来,并且签了文书,孩子将来要让运昌帮着抚养。洪昌觉得文惠在服装厂站着上班很累,正巧文惠上级单位的领导孩子结婚办喜宴,洪昌于是决定现学广东菜的做法。随后,洪昌来到矿上,跟谢科长求证广东菜的做法。同时了解到厚墩子的生理上一直出了问题。

  洪昌把喜宴做得很完满,趁机让领导调文惠到设计室工作,并解决了文惠的正式编制,。转眼半年以后了,大庆找了女朋友来家,二庆妈介绍街坊们给她认识,偏偏不介绍洪昌。洪昌知道是因为上次抓流氓事件,他告诉二庆妈事情过去了,不要记在心上,并承诺要帮大庆在二食堂办喜宴。洪昌和文惠的孩子心心诞生了。正当洪昌沉浸在欢乐中时,运昌两口子却打起了孩子的主意,他们连夜偷走了心心,躲到了乡下。第二天,当王翠兰发现时,孩子已经不见了。洪昌发疯似地四处寻找未果,他只好来到运昌单位等候。

  在文惠的乞求下,运昌答应先让看看孩子。于是一家人来到乡下,一进门,洪昌就要抢孩子,结果运昌举刀相向,文惠忍痛同意了将孩子过继给运昌一家。转眼三年过去了,二食堂安排洪昌去省城参加优秀厨师培训。碰巧文惠也听从厂里安排,要到杭州去学习半年。洪昌刚要跟文惠说出这个好消息,文惠已经说出自己要去杭州的事情。于是,洪昌把自己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文惠到二食堂找洪昌意外得知洪昌隐瞒了要参加培训班的事情。文惠不愿意洪昌放弃机会,无奈之下,两人抓阄,决定去留。文惠抓到了“去”。就在文惠准备出发的前一天,于秋花告诉文惠,其实那两个阄上写的都是“去”,完全是洪昌在心疼文惠才这么做的。得知此事的文惠,对洪昌感激不尽。

  文惠最终决定不去杭州。弟弟妹妹很不理解这样的事情,于是吵着让文惠买东西,文惠无奈,拿着洪昌借来的钱,去给弟弟妹妹们买了好多东西。洪昌知道后,很是不高兴,但是还是原谅了文惠。洪昌在六子的劝说下,一起到广场上卖肉夹馍。结果发现这是一个挣钱的好方法,正打算这么干下去,赶紧把钱还了。没想到,被食堂领导姚国发当中发现并将挣得钱全部给大家分了。文远很想有一根新长笛,于是,趁家人不注意,偷走了洪昌的钱。发现丢了钱的于秋花大怒,让文涛文达当众搜身,结果发现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可是文涛却发现文远买的新长笛,结果,于秋花扇了文远一个嘴巴。翌日,文远把长笛退了,把钱还给了洪昌。

  私自出去卖肉加馍的事,六子乖乖地做了检查,但是洪昌却说什么也不做,为此和姚国发闹得很不愉快。文惠得知此事,跑去给姚国发打扫办公室,以此缓和两者的矛盾,洪昌看到这些,心里很难受,于是做了检查。刚巧发现文惠又怀孕了,喜上心头。洪昌决定打一房新家具。文远决定自己到广场吹长笛挣钱买一根新长笛,结果,被大黄猫盯上,慢慢走到了一起。洪昌知道大黄猫没打好主意,就把大黄猫打了,结果,文远跟洪昌的矛盾更加尖锐。

  大黄猫将文远蹂躏了。文远痛苦万分,只能往肚子里咽苦水。文远一气之下,把大黄猫给自己的100元钱全给弟弟们买了东西。与此同时,洪昌却跟六子借了钱,想给文远买一根长笛。文涛听小黄猫背后议论,说文远被蹂躏的事情,暴怒,跟文远打架。洪昌赶来拉架,却跟文远和文涛打了起来。事后,洪昌和文惠吵架,闹到要离婚。洪昌出走,文惠决定离婚。第二天放学的路上,大黄猫截住了文远,正在拉拉扯扯当中,大黄猫却倒地身亡,原来是文涛背后刺了大黄猫。文涛逃离现场,文远被捕。街坊们知道这件事情后,通知了洪昌,大家纷纷外出找寻文涛。在二庆的带领下,大家找到了躲藏在砖窑里的文涛,但是文涛却将文惠推倒在地,文惠流产了。

  抢救了一天一夜的文惠,还是没有脱离危险。二庆慌慌张张跑来说文远不见了 ,洪昌疯狂地出去找寻文远。在千钧一发之际洪昌救下了文远。此时医院里的文惠在亲友面前,喊着洪昌的名字,最终闭上了眼睛。洪昌却无法接受文惠去世的事实,神情恍惚。于秋花让高俊玲带洪昌去厚墩子的矿上呆一段时间,换换环境。文远精神紧张,不敢去上学。在于秋花的劝说下,终于迈向学校。同学们都纷纷躲着文远。下课后,几个同学找文远的麻烦,结果,小老虎出现了。这一帮社会上的混混把同学们打跑了。文远因此被学校开除,结果阴差阳错,文远竟然和小老虎等人成了好朋友。

  洪昌在厚墩子的教导下,终于从痛苦中醒悟出来。回到家的洪昌,想起了在这个家里的点点滴滴,决定留下来照顾好这个家。得知文远被学校开除了,于是,到处寻找文远不见踪影。却发现文远和小老虎去二食堂吃饭。洪昌截住文远,不让她离开,要带文远回家,不料,却被文远一顿打骂,洪昌心力憔悴。文达参加下乡劳动,发生了牛棚失火事件,烧死了耕牛,同学贾晓江陷害文达,说一切是文达所为。洪昌只好用自己的彩电换回被农民扣留的文达。刚刚回家的文远一伙看见这一幕,小老虎记恨在二食堂的那一架,于是路上截住洪昌,展开了一场肉搏。洪昌虽然占了上风,却也被打伤了腿。文远却因此吓得不敢再出去胡来了。

  王翠兰带领着运昌将洪昌接回了家。洪昌发了工资,又托高俊玲带给文远家里。回家的路上,警察通知洪昌,文涛想要见洪昌,于是洪昌来到看守所。文涛跪下求洪昌照顾好自己的家。洪昌感动地哭了。在洪昌的请求下,王翠兰同意洪昌借给于秋花家五年,五年后一定要回家娶妻生子。于是洪昌回到了于家。此时才得知,原来牛棚不是文达烧的,另有隐情。洪昌找到了贾晓江的父亲,并说服他一起到学校澄清了此事,同时也劝说学校不要处理贾晓江。贾晓江的父亲很是感动,洪昌顺便请求他给文远安排了在一路车的售票工作。杨麦香对洪昌的感情渐渐加深。但是,洪昌却躲着杨麦香。

  文远开始在一路车买票,洪昌的情绪也渐渐好了起来。这天,天降大雨,文远和杨麦香在单位等雨停。结果,聊天中,文远得知洪昌是借给了她们家的,而且还打了借条。文远心生波澜。偏偏不巧,洪昌冒雨来接文远,顺便送杨麦香回家。到了杨家,杨麦香又是给洪昌擦脸,又是给洪昌喂饭,文远很是不爽。回到家,文远告诉洪昌,如果洪昌是以五年后要娶杨麦香为条件来的于家,那么明天就可以回去。洪昌陷入了沉思。不日,小老虎的手下在一路车上偷了乘客的钱包,塞到了文远的包里,借此诬陷文远。文远被开除了。洪昌得知后,主动找到了小老虎,然后被打了一顿,以此了解了和他们之间的恩怨。文远开始了在西货场的扛麻袋的苦力生活。

  转眼五年就过去了,文远已经变得跟男孩子一样泼辣和豪放。洪昌偶然听二庆说曲艺班在招学员,于是,规劝文远去考试。但是,报名表上要求是高中以上学历,可是文远根本没有毕业证,于是,洪昌乞求校长给办一个毕业证。在跟校长一起看了文远在西货场的辛苦样子后,校长决定网开一面,给文远办证。

  大学毕业的李建斌回到宁州做了市委秘书,恰巧碰上了洪昌,两个人晚上一起吃饭,说起了文惠,说起了过往。忙于应付家里这些事情的洪昌总是旷工和迟到,被姚国发整。洪昌大发雷霆,把工资当面扔了,恰巧被考完试赶来告诉洪昌情况的文远看见。于秋花劝文远该挑起这个家的担子,让他姐夫回家了。于是,文远陷入了深深地迷茫。

  文远并没有顺利考取曲艺班,洪昌得知可以通过自费进入。于是,洪昌坚决支持文远上学。但是文远不同意。洪昌回家借钱,支付学费,可是等借到钱后,文远却把自己的名额让给了二庆。第二天,文远去洪昌家还钱,王翠兰借机暗示文远该成家了,可是文远的心里却对洪昌产生了好感。于秋花支持洪昌回家,同时为了了断文远的心思,决定给文远介绍对象。王翠兰设计把洪昌骗回家,发了一通火,结果,恰巧杨麦香来到刘家,这么多人只有杨麦香记得了今天是王翠兰的生日。洪昌跟文远去见厚墩子给介绍的对象,结果,不是很合适,于秋花再次托三婶给介绍。

  小周是三婶介绍给文远的对象,能说会道,家境不错,就是离过一次婚。洪昌对小周的印象一般,劝说文远和于秋花多跟小周处处然后再做决定。王翠兰劝说洪昌赶紧回家娶妻生子。不料,洪昌却发现小周在外边很花心。跟文远说了这个情况后,文远不但没听进去,反而想赶紧订婚,好让洪昌回自己的家。于是,订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订婚宴上,本来喜气洋洋的气氛,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了。小周的女朋友带着家属打了过来,结果订婚宴砸了。洪昌打了小周一顿,回到家,文远向洪昌表明心迹,说很喜欢洪昌。洪昌拒绝了。第二天,还不到上班的时候,洪昌就早早地来到了单位,打扫卫生。六子跟洪昌开玩笑,说是洪昌是要梅开二度,大家打闹在了一起。

  文远也是整夜未眠,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晕倒了。麦香把文远送到了医院并告诉了洪昌。洪昌跟文远沟通,说是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结果,文远不听,要嘛洪昌离开于家回自己家;要嘛洪昌照顾文远一辈子。洪昌彷徨。正巧杨麦香来到洪昌家,洪昌为了逃避文远,于是决定跟杨麦香处对象。于是,杨麦香总算是跟洪昌打打闹闹了这么久后,第一次拥抱到了一起。文远内心很崩溃,工作时不留心,结果把腿骨折了。更不幸的是,由于压迫了神经,很可能瘫痪在床。麦香很大度地决定跟洪昌一起照顾麦香。洪昌也劝说文远说,不要担心,会照顾她。文远心里有了算盘。

  文远的腿渐渐有了知觉,可是文远瞒了下来。回家静养的时候,二庆妈和大庆媳妇发现了文远装做没知觉的事情,于是在洪昌回家时,当众揭穿了文远。夜里,洪昌、文远、于秋花都陷入了沉思。文远来到洪昌的房间,向洪昌表明心迹,一番动情地诉说后,洪昌决定,不能离开这个家,不能离开文远。于是,第二天,洪昌便跟杨麦香分手了。从此,文远和洪昌正式好了起来。但是,洪昌心里其实一直有个坎儿,他知道自己是为了挽救文远才答应跟她好起来的。

  王翠兰从杨麦香处得知原来洪昌和麦香已经分手,于是气不打一处来,佯装生病把洪昌骗到家里来,并且严令他外出。入夜,跟洪昌聊天聊累的王翠兰吃东西,忽然说起想吃两口小咸菜,洪昌心中有了主意。第二天,王翠兰找到于秋花说把洪昌留下了,以避免别人传言说姐夫和小姨子不干净云云。殊不知,洪昌偷偷跑到于家给文远做了小咸菜,并告诉文远这个肯定有用。不日,吃饭时,王翠兰说起自己前两天吃得小咸菜,于是洪昌把在门口等着的文远叫进来,说是文远给王翠兰做得,老辣的王翠兰很巧妙地化解了洪昌的心思,打发走了文远。文达很是想念姐夫,于是给洪昌写了信。

  洪昌心中挂念文远一家,不吃不喝,急坏了母亲王翠兰,于是把文远叫到家里来,跟文远长谈。文远告诉王翠兰,自己是真的想和洪昌好;洪昌也明确表示,自己是为了挽救文远,要不然,文远会一直这么糟蹋自己,人就毁了。心地善良的王翠兰只好同意了他们的来往。二庆告诉文远自己在卖磁带挣钱,于是文远也拉着吴晓英一起做起了这个生意,发现利润很高。王翠兰心生欢喜。文远决定和洪昌订婚,可是,洪昌却渐渐地发现其实文远和自己在价值观上存在很多差异。文远看上了一处门面,想要盘下来做音像生意。但是想要租这间门面的人很多,于是,文远找到了李建斌,打算走后门。

  李建斌帮助文远解决了租房的问题,但是,文远还是缺少进货资金。王翠兰打算借给文远钱,但是文远拒绝了。之后文远决定把房子租出去,换取资金,但是被赶回洪昌拦住,并批评文远不应该因为租房子的问题,给李建斌送礼。但是,文远的音像店还是如期开张了,洪昌和文远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文达和贾晓江都已经是中学学生了,两个人都喜欢上了一个叫李建萍的女孩,但是文达很自卑,因为没有一辆好一点儿的自行车。高俊玲和洪昌在大时代的洪流中先后下岗了,洪昌心里却一直惦记着想给文达买一辆自行车。同时洪昌也告诉文达,追女孩不一定要写纸条,于是给文达出了主意。运昌也面临下岗,家人让洪昌去求助于李建斌,但是洪昌自己找了哥哥单位的厂长,劝说厂长留下运昌。

  运昌没有在这批下岗分流的人里,很是感激洪昌。文达被李建萍的哥哥叫去了。原来文达给李建萍的纸条上边写的是几道数学题。文达当着建萍哥哥的面,很快做出来了这几道题,通过了考验。洪昌为了给文达买新的自行车,同六子一起上街卖鞋油,为了招揽生意,洪昌在脸上摸了一脸鞋油,正好文达路过,洪昌打招呼,触动了文达脆弱的自尊心。洪昌给文达买了自行车,却发现自己下岗了,无奈中,洪昌求助于已经在大酒楼当经理的原先的二食堂的同事苏猴。经过一番考验,顺利开始在酒楼上班了。高俊玲兴奋地告知于秋花,厚墩子在广交会上碰上文远了,过几天就带她回来。洪昌没有在火车站接到文远,文远和厚墩子飞回的宁州,并且住上了高级的酒店。

  洪昌找到了文远住的酒店,文远热情招待了他,并且掏出钱来给洪昌,托他带给妈妈,洪昌犹豫,文远告诉他,这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干净的。文远带着文达买了新衣服和鞋子,并且带着文达吃西餐。于秋花让洪昌把文远叫回来,结果洪昌来到宾馆看到的是文远和厚墩子在房间里,于是洪昌很是郁闷。不日,厚墩子在酒店请客,觉得菜做得好,于是要给厨师打赏,万没想到厨师就是洪昌。洪昌把厚墩子约出来揍了一顿,让他不要觉得有钱就了不起了。文远安慰郁闷的厚墩子,决定跟厚墩子走到一起过日子。厚墩子连夜跟高俊玲谈定了离婚的事情,并且第二天就到洪昌那里去提亲,被洪昌严厉地拒绝了。

  洪昌拿生理问题羞辱了厚墩子,说他不是男人,这样是害了文远。洪昌的话激怒了厚墩子,他带着人到于家抢人。结果,文远宁愿脱离关系也要跟厚墩子离开。在厚墩子父母的坟前,文远和厚墩子结婚了。洪昌开始在街边开始现炒现卖。文达看见后,生气地砸了洪昌的车子,他告诉洪昌,以后不要在学校附近卖饭了。厚墩子自从看见洪昌的饭摊儿后,通知了城管,结果,洪昌被罚钱了。洪昌跟杨麦香借钱想去交罚款,结果发现已经交了。原来是文达跟文远借钱给他交的,于是洪昌约了文远把钱还给了文远。于秋花为了贴补家用,开始到市场上卖鞋垫。

  文达参加高考,虽然文远给文达订了宾馆的房间让文达中午好好休息,但是洪昌还是执意让他不去宾馆而在公园里休息。高考结束后,洪昌和文达回家,但是却得知于秋花从市场的台阶上摔下来,住院了。两人急奔到医院,厚墩子和文远已经在守候在急救室门口了。厚墩子愤怒地斥责洪昌让于秋花外出挣钱。于秋花伤势很重,花费很多,街坊们和小市场上的商户都开始纷纷给洪昌捐款,洪昌拿着沉甸甸地钱,来到医院,让于秋花安心治病。王翠兰把自己的寿衣拿了出来,跟洪昌一起缝上了几针,备着给于秋花用。入夜,洪昌陪床。于秋花不想拖累家和孩子,就自己拔掉了氧气管。清晨洪昌醒来,发现这一切,恸哭不已。赶到医院的厚墩子大骂洪昌是杀人犯。

  给于秋花办丧事花费许多,事后,洪昌赶到厚墩子家给厚墩子打了一个借条,说是以后挣钱了会还给厚墩子。文远大叫着辱骂洪昌,说是恨他一辈子。文达也经受不住这些,收拾行囊离开了这个家,住到了厚墩子那里。洪昌悲戚地一个人默默地守护着这个空壳的家。洪昌从李李建斌处得知文达考上大学,很是高兴,托李建斌转告文达回家,可是,没有等来文达。洪昌手捧自己做的肥肠在火车站焦急地寻找着文达,为他送行,文达却坐飞机离开了。五个月后,文达寒假回家,给所有人带了礼物,唯独就是没有给洪昌。文远找到了正在守着音像店的心心,运昌知道后,生怕心心知道自己的身世,不让心心与何家人接触。可是,文远告诉吴晓英,自己想要抚养心心。

  吴晓英跟运昌在万般无奈下同意,运昌和小英都在文远处打工,心心也跟着文远一起生活。文远与文达的举动让洪昌难过至极,跟杨麦香对饮,结果酒后杨麦香心疼地抱住了洪昌,不巧被回家的老公发现,离婚了。转眼三年过去了,文达毕业了,回家时却带着一个名叫古丽的姑娘,他们俨然一对情侣一起来看望了洪昌,洪昌感到很惊诧。李建萍知道这件事情后很生气,李建斌用手中的权利,让本该可以到电视台工作的文达工作黄了。厚墩子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文达喝醉了,找到姐夫洪昌倾诉自己的苦衷。

  洪昌找到李建斌,希望文达继续去电视台工作,李建斌理解了洪昌的苦心,同意了。可是文达还是没懂姐夫的心。洪昌送走了古丽,回家的时候碰上了心心。心心在文远的安排下,要去新加坡上学,临行前,来跟洪昌道别,追问洪昌,自己是不是他的女儿,洪昌强忍着就是没有承认。两个月后,文涛回来了,看到空空的家里只有洪昌一人,母亲于秋花和姐姐文惠都离世了,不禁声泪俱下,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这个家,第二天就离开了这个家,到厚墩子的矿上打工。

  洪昌让运昌转告文涛回家过春节,文涛同意了。吴晓英跟文远说,不要再计前嫌,过年一起跟洪昌过。文远同意。洪昌得知弟弟妹妹回家过年,兴奋不已,做好了饭菜等着文远 文达和文涛的到来,却不料等到的是文涛矿井塌方的消息。赶到矿上救文涛的洪昌,被砸在了矿井里。厚墩子赶到,决定不顾一切,散尽家财,请求一级救援。由于地质情况复杂,大型机械无法实施营救,厚墩子带领文远、文涛、文达和运昌,一起进矿井,用手挖,生生是把洪昌救了出来。看着已停止呼吸的刘洪昌,众弟姐心如刀割,泪如泉涌。被砸在井下一夜的刘洪昌却奇迹般地苏醒了,望着弟弟姐姐又回到自己的身边,刘洪昌笑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IT168资讯】《家常菜》反映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群人的平凡生活。该剧用对小人物生活细节的刻画,以及柴米油盐的百姓活为主调,用温情又充满波折的故事剧情吸引观众视线张)切和共鸣。左小青在片中出演女主角文惠,出身贫寒自力更生……电视剧《家常菜》海报八十年代初某城市。在国营二食堂工作的大龄青年刘洪昌爱上了因家境贫寒而放弃了上大学机会的文惠。虽然遭到了刘洪昌的母亲和......

新濠直营网

返回顶部